當前位置:淘到啦網上購物指南首頁 > 網上購物資訊 > 正文

國美電商戰:黃光裕獄中開秘方 以“拖”對付

此文由發表于2013年07月26日 

  “某東,放過蘇寧,打價錢戰找我!”在2013年“6.18”電商方案大戰中,國美的這條移用網絡熱點事情的微博極為出彩,極具情商,讓人意識到了國美的存在。而之前,大伙彷佛已經遺忘了這位以往的霸主。
  實際上早在這一年的清明節,國美高級副老總牟貴先便對外發布了《電商悼詞》,責怪電商們“年年損耗卻還不知疲憊地揮動價錢的屠刀”。不久后,國美網上對外證明,其首席執行官韓德鵬已經離職,由牟貴先臨時接掌。陣前換將,必有大動作。系列的措施背后,吐露出顯眼的“黃氏樣式”。
  沒錯。國美最近幾年來在產業競爭中日益被邊沿化,侵擾了獄中黃光裕的“清修”。據聽說,對本日江湖上的電商大戰,黃內心不安。國美高管去探望他時,黃給出的錦囊之計就一個字:“拖”。黃光裕高度關注后起之秀劉強東,指令國美堅持現金流、不吝一切成本阻止京東上市,嘗試拖垮京東,他感覺此事關乎國美生死。
  真是十年河東又河西啊。2004年10月,黃光裕以105億的身價高居胡潤百富榜榜首,一躍變成我國內地首富。年青、草根、拼命、財產……這些詞匯匯集到他身上,他一夜之間萬人矚目,變成十年前當之無愧的“Chinese Idol”(我國偶像)。那時,黃光裕的敵手名單上,只有張大中、陳曉、張近東、張繼升等人,根本沒有劉強東。
  隨后的兩三年時候內,他開動并購戰車、刻舟求劍,將這些敵手的企業甚至全數收歸囊中。現在,在獄中回顧,他應嘆惜那時犯下的三個不對:一、將陳曉收歸自我陣營;二、將張近東留在了陣營外;三、忽視了劉強東的存在——就在黃光裕風景無窮的2004年,劉強東建立的京東正在他眼皮之下孕育,正式從現實賣場營業轉為做電子商務。
  我是最早批露黃光裕家里配景和發財歷史的財經記者,信息重要來歷于黃光裕二妹黃秀虹及其它一些了解內幕的人員。在首都霄云路鵬潤大廈某層的首都國美總經理辦公室內,樸素的黃秀虹經過兩次長談,向我吐露了黃家兄弟在潮汕地域窮山惡水不為人知的發展履歷,以及創業歷程中的酸甜苦辣。依然清楚地記得,她背后的墻壁上掛著一幅書法:“仁者無敵”。這源于他們家族歷代對上帝教的信奉。
  批露文章出來后,黃秀虹打電話抱怨我:“你如何全寫出來了?二哥(黃光裕)指責我不應將家里的事都對外人說出來。”她或許不記得了我是一名記者。深切地發掘與真實的批露,是記者的職能,但也為以往諦聽并受之打動的我帶來一絲愧疚。
  幾個月后,由于那時所在某家雜志舉辦的活動,我有機遇在嘉賓歇息室采訪了風頭正盛的黃光裕。那時35歲的這位首富先生,顯得年青、自信、機警、爽朗。原定只有半個小時采訪時候,他以為這已經足以應付一名小小記者了,猜測這也是他的煙癮和括約肌能忍受的正常范疇。
  但采訪舉行到10分鐘左右時,黃光裕忽然暫停下來仔細地看著我說:“你就是那名采訪我妹子的記者啊!”臉上沒有表露出一絲不悅。他從身上取出卷煙,用帶著潮汕口音的標準話禮貌地問道:“我能夠抽根煙嗎?”在獲得確定的回答后,他又不忘回身向在一旁拍照的記者熱情地打號召:“嗨!哥們,來一根嗎?”
  吸煙是為了從頭梳理頭緒,并籌辦仔細地面臨我拋過來的問題。后面的采訪果真很順暢,他甚至有問必答。記得那時一個有趣的問題:“你日常上網搜尋黃光裕三個字嗎?讓你最生氣的批露是什么?”他答復說常常搜尋,最在意的是別人說他統治下的國美是“流氓團伙似的公司文化”。他笑著打趣道:“你要寫就寫出有能力的批露來,別像有些記者繞來繞去,將真理繞成歪理。”
  后來又逐漸舉行過數次采訪批露。印象最深刻的是在2006年7月31日在國美、永樂合并新聞發表會上的一張圖片:在國美的會議間中,黃光裕側身坐在皮椅上,正在答復右手邊一名記者的問題;而陳曉一身白色西裝,微躬著身站立在黃光裕左手邊,臉上掛著很職業的微笑,好像隨時籌辦服從黃的調遣。黃光裕并沒有重視記者,也沒有看陳曉,而是有點出神地將眼光扭向左邊、越過陳曉,投向了某個未知的角落,彷佛如有所思。這彷佛是一種冥冥之中的預兆。由于在那一個未知的角落里,有一場龐大的災禍在等著他。
  “興隆了一個期間,他就破了產/好像一個王朝被自我的手推翻/事物淡漠他,冷笑他,處分他/但他失掉的不過是一個王冠/午夜不眠時他確曾感應郁悶/不知那是否確是自我……”詩人穆旦曾如是寫道。在后來那場對原罪的伐討中,黃光裕就如那懦弱又韌性的蘆葦,在時期風波中升沉跌宕,人道的善與罪共存不悖并接替顯現。他們既展示了努力、堅韌、斗膽、聰慧、大方、溫順的一面,也流露了貪心、冒進、小氣、無情、蒙昧、榮幸的另一面。
  后來產生的故事,大伙都從那時長篇累牘的批露中知道得很具體。但具體并未必代表清晰。我后來寫的《首富原形》一書,實際上說的是整個事件的表相。黃光裕的仇敵不是陳曉,正如那張圖片同樣——黃光裕面臨著陳曉,但他憂慮的眼光卻越過了陳曉投向了畫面外那片未知而暗中的角落。
  對于黃光裕案,我想說的兩點是:一、他沒有像顧雛軍、蘭世立、龔家龍同樣,被告狀弄得敗盡家業,這是社會的前進,也是他的幸運;二、他在牢獄里倔犟而果斷地還擊,是他的不屈。
  咱們說說再后來的事。某天,記者去首都某所牢獄看望時,發現了臧天朔的書法和黃光裕的畫作。他與監友一同,為牢獄舉辦的金秋藝術節締造了“蘭竹菊”的美術條屏。黃光裕還為此專門書寫了“緒言”:“在藝術締造歷程中,咱們要將對美的意會落實到革新實質中,盡力凈化心靈,修練品行,爭取早日轉成為為守法遵紀的新人。”而零散獲得的信息了解,黃光裕由于在獄中體現很好,已經被減刑,并先后做過護理病犯的護理員和負責養花種草的牢獄園丁。他還獲得特許,能在牢獄里處置企業事件。有人樂觀地猜測:最快也許三年左右,他就能重出江湖。
  “你本普通人,以往興隆過;要想再興隆,學做普通人。”這是一位交警送給因醉駕入獄的音樂人高曉松的一句話,也一樣適合尚在牢獄中的黃光裕。
  養花種草也許并不能完全減輕黃光裕的焦急。他最擔憂的也許有兩件事件:一、自我還在牢獄中,外面的國美已經不姓黃了;二、即使國美一向姓黃,但等到他出來后,企業已經在慘烈的競爭中徹底“黃”了。
  幾個國內著名的電商在“約架”時,往往不把加國美放在眼里,由于他們感覺這家企業的“魂魄人物”已成困獸。他們正在犯十年前黃光裕犯過的一樣的不對。一只種花養草的猛虎,從頭出山后更恐怖。他們野性霸氣,他們不講章法,他們橫掃一切。歷史上真正成霸業者,甚至皆是此號人物。
  因此黃光裕對國美高管授予的法門是“拖”。實際上二內心也清晰,短短的幾年時候,以往半斤八兩的敵手蘇寧已經遠遠地將國美拋在了身邊,而十年時候更讓京東發展為產業巨無霸,是不可能將它們“拖”死的。他真正要“拖”的是拖到自我出獄時,國美這座“青山”還在。黃光裕害怕在醞釀要畫一幅大大的青山圖,上面要有他的題字:“我之青山,賜他葬骨。”
  要么如今就將國美收拾掉,要么就被黃光裕出來后收拾。

(文章來源:淘到啦網上購物指南,http://www.peezly.tw,轉載請注明出處。)
分享到:

歡迎發表評論

您的網名(必填):

您的郵箱(必填):

您的網站(可選):

?

使用QQ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