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淘到啦網上購物指南首頁 > 網上購物資訊 > 正文

PE“爭食”中概股私有化 贏利之路仍遙遠

此文由發表于2013年06月15日 

  2013年5月24日,分眾媒體在納斯達克的最后一個買賣日,收盤價定格在了27.42美金每股。
  長達8個多月的私有化歷程終于了結,這讓分眾媒體董事長江南春松了一口吻,一樣寬解的另有分眾媒體背后的PE們,他們好像已經發現了盆缽滿溢的第二天。
  但他們能如愿嗎?
  最近幾年來,跟著在美中國概念股私有化數目不停增長,越來越多的私募股權投資機構(PE)在中概股公司“海歸”途中,飾演著鋪路人的角色。
  萬得資訊統計數字展示,截至6月4日,已有40 家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發布或完成了私有化。此中20家公司在私有化歷程中有PE介入。
  除了中信資金、光大控股等本土PE,凱雷、霸菱亞洲、紅杉等著名機構亦呈如今這些私有化公司結合出資方的成員名單里。
  “在中概股股價低迷的時間,PE巨頭發現了潛在的贏利機遇,先私有化,然后舉行包裝在A股或H股上市,這一退一上中呈現套利機遇。” ChinaVenture投中集團高級分析師馮坡告知《我國經濟周刊》。
  但實際是,跟著國內市場不振、股價虛高泡沫被擠壓、IPO實際性暫停……PE們的“爭食”,何時能帶來真金白銀呢?
  PE們“脫手”的邏輯
  意圖中外市場市盈率差距
  中概股是指在海外注冊和上市,但最大控股權(一般為30%以上)或實質節制人直接或間接從屬于我國內地的民營公司或私人的企業,其重要上市地是美國、香港和新加坡。
  2010年以來,在接連遭遇做空等用處下,中概股退市數目不停增長,遠高于同一時期新上市數目。
  僅僅2011年上半年,已有7家企業發布或完成了私有化,此中4家已完成,而同一時期只有蘭亭集勢一家企業赴美IPO。
  “價錢被嚴峻低估和生存環境的惡劣,是促使大量公司選擇私有化的重要緣故,他們企圖追求更好的環境并蟄伏等候未來的機遇。”馮坡告知《我國經濟周刊》。
  以安博教育為例:由IPO時的10美金/ADS(美國存托股)狂跌到近期靠近1美金/ADS,已嚴峻背離了上市的初志和融資功效。同時每年還得耗費高額的上市保護本金,除了按期發布財務報表,還得時刻受到美國SEC、中美傳媒、民眾和投資者的“照顧”。
  私有化通常需要很多的融資,這種融資往往是以目的企業的資產為擔保的貸款,以及向私募股權企業出售普通股或優先股實現。“在私有化的收購方里,通常包羅大股東、經理層和謀略投資者這三類。此中,PE與經理層收購相聯合是最重要的方式,也是普通PE經典的運作范疇。” 以往投資過一家私有化退市企業的東方富海投資經理有限公司合資人梅健告知《我國經濟周刊》。
  A股的高估值無疑是吸引海外“游子”回歸的最大動力,這也是PE們投資私有化的邏輯。 紐約上市的中國概念股的市盈率只有幾倍,兩三年前國內同類上市的中概股市盈率則有幾十倍乃至上百倍,國內PE私募基金選購上市民眾股份今后,重組架構后能夠回A股上市,賺市盈率的差價。
  就分眾媒體私有化,有私募投資管理給記者算過一筆賬:發布私有化之前,分眾媒體的市盈率約為13倍,對應的市值約為160億元, 但在國內A股市場,主流媒體股的市盈率在20~30倍之間。 以此計算,分眾市值將達到310億元。
  “而此時的納斯達克綜合指數處于高位,A股仍處于低谷,假以時日A股好轉,其市值沖破400億乃至500億元也完全或許,進退之間就是幾百億的套利。”上述私募投資管理告知記者。
  最新的實例是,PE巨頭黑石同意介入文思海輝的私有化。
  著名財經談論人冀勇慶向記者暗示,PE巨頭黑石之因此同意接盤文思海輝,是由于假若企業私有化之后,企業就不會再受上市企業繁多條條框框的限定。此時黑石能夠選擇讓經理層舉行激烈的重組,例如大規模封閉不獲利的工場和營業,大規模裁人,舉行全方位的營業轉型等。
  冀勇慶告知《我國經濟周刊》:“在企業私有化之后,舉行一系列運作,被投資企業的業績往往會有非常大的改善,黑石再把企業從頭包裝上市,就能夠大賺一把。”
  “抱負很飽滿,實際很骨感”
  PE贏利之路仍遙遠
  最近幾年來,PE機構數目激增,競爭激烈,再加上國內IPO市場受阻,私有化投資成了大量PE企業的投資新思緒。
  花旗集團并購銀里手科林.班菲爾德在接收采訪時說,因為私有化,在美國或新加坡上市的我國公司或許是亞洲并購銀里手的盛宴。對他們而言,這將是一個越來越主要的收入來歷。
  但是這一切的優美主意都是以PE們完成投資企業的“上市”然后完善退場為根本的。假若回報來歷和退出路徑還是未知數,危險也是空前的。
  在私有化的歷程中,因為私有化的投資金金較高,退出時候不確定、環節多、條目設計要求高,PE與經理層、發起者之間的博弈越發繁雜,只有認識海外市場法則的PE才或許得到成功。
  財政參謀企業Duff & Phelps大中華區資深參謀李德泰暗示,私有化買賣時候長、繁雜水平高,訴訟老是包羅相當大的危險。
  當要約價錢或者收購條目沒有得到主要股東的承認,或者其它肆意一個環節出了問題,私有化就會夭折。同時這種狀況下,PE作為要約方需要負擔私有化歷程中發生的所有款項。
  據悉,私有化退市程序一旦啟動,就涉及到很多的款項。財務師、財政參謀、法令參謀、融資款項,以及潛在的訴訟款項,單中介服務費一項就或許花上數百萬美金。
  “專業中介機構一般計時收費,而工作時候相當彈性和不行節制,加之每個私有化案例的難度和歷程都不一樣,長時候的等候將導致收購方款項和危險加大。這些款項,PE企業根本無法節制和猜測,有時能夠高達數萬萬美金。”一位不愿吐露姓名的財務師事件所高層人員告知《我國經濟周刊》。
  從近兩年成功私有化的案例來看,耗費時候最短的如環球雅思和經緯國際,分別用了一個月和兩個半月。而一般的時候都要4~7個月,同濟堂和泰富電氣耗時則達一年。
  即即是成功私有化今后,也才僅僅完成了回報路徑中第一步,順暢抽身退出才是最要害的。“抱負很飽滿,實際很骨感,假若根基面不可,咸魚翻身也很難。” 對中國概念股私有化視察多年的香港私募基金投資管理徐水告知《我國經濟周刊》。
  大量私募投資者向記者暗示,在我國當前待上市的企業有800多家,新進入者甚至沒有空間。 他們不再以為從美國退市的中概股到亞洲股票市場再上市是一件安若泰山的事件。同時截至當前,近些年退市的中概股企業沒有成功再上市的先例。
  “只想便宜進入高價退出,然而從便宜到高價歷程中的艱巨險阻想過嗎? 我國PE產業還不足成熟,有的PE為了做項目而做,不一定想好了將來。” 徐水告知記者。

(文章來源:淘到啦網上購物指南,http://www.peezly.tw,轉載請注明出處。)
分享到:

歡迎發表評論

您的網名(必填):

您的郵箱(必填):

您的網站(可選):

?

使用QQ登陸